Menu
What are you looking for?

郁钧剑:解散中书协势在必行

Source:adminAuthor:admin Addtime:2024/06/07 Click:

  苏轼曾在《书论》里说过,人貌有好丑,而君子小人之态,不可掩也,言有辩讷,而君子小人之气,不可欺也。

  书有工拙,而君子小人之心,不可乱也。汉字作为我国五千年博大精深文化的始终见证,孕育了其独特的审美道德伪艺术——书法。

  关于书法的审美深入每一个中国人的心中,虽普通人和专家之间可能有些许差距,但总归大同小异。一个人的书法程度是好是坏,是无论如何都遮掩不住的。

  今天作为中国书法的官方机构,中国书法协会可谓丑态百出,让人们感觉其渐渐背离了最初的样子。

  我国著名的歌唱家和中国书法协会会员郁钧剑就曾对此发表看法:艺术不是书法,也经不起丑化。解散中书协势在必行。

  郁钧剑,1956年出生于广东的一个书香门第大家,家境殷实,艺术气息充盈。

  在这样的家庭里,郁钧剑从小便得到了较为严格的教育管理,他的父母十分重视他的书法,郁钧剑本人也对书法抱有一种舒适的情愫,总是舍不得放下手中的墨笔。

  郁钧剑的书法水平从小时候的不断临摹大家到今天的自成一派,与他自身日复一日的勤奋和天赋是离不开的。

  当然,书法并不是郁钧剑的一切,他后来也有了自己的爱好,将自己擅长的领域不断拓展,最后,不仅成为书法界的领军人物,在其他行业诸如歌唱、美术、作家等诸多方面都有所建树,成为家喻户晓、影响颇大的人物。

  这样有着诸多经历和经验的大人物,说出来的话难免直刺本质,又一次他就书法界的现状便发表了自己的真知灼见——“解散中书协势在必行”,此言一出,便引发了大众对书法行业的思考与讨论。

  究竟是什么,让身为中国书法协会会员的郁钧剑说出了这样的话?究其本质,与中书协中泛滥的腐败有着很大的关系。

  书法作为一种“伪艺术”,虽然仍属于艺术行列,但书法存在的意义仍是作为人们之间接触交流的媒介。这一媒介成立的首要要素便是“清晰可辩”,后是“美观特色”,此才可称之为书法。

  传统的书法创新之作——“行书”、“草书”、“楷书”等,不只代表了时代的基调与特色,也反映了书写者自身的专业素养与精湛技艺。

  可惜的是,互联网的发展将所有人之间的鸿沟一并消除,各种以“奇技淫巧”夺得人气的“劣性网式”发展势不可挡,直至侵蚀进了这一中国传统的书法艺术之中。

  古有“行、草、楷”,今有“丑、吼、盲”。当今一些书法家身为中国书法协会会员,做出的一些举动简直令人贻笑大方。

  曾有一自称书法大家的人,用盲布蒙住了自己的双眼,然后执沾墨的笔在面前纸张上“大加挥霍”十几分钟,只见纸上洋洋洒洒布满奇形怪状的笔墨复合体,毫无汉字的模样。

  事后该“大艺术家”向众人吹捧自己的这一行为是“艺术自由”,博得了很多人的关注,但其还是低估了人们的智商,很快他就被网友们大加鞭挞,所写书被人戏称为盲书。

  其实,丑书、吼书、盲书的出现,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身为书法界的权威人士,以这种方式在网络上打着“艺术”的口号进行宣传,糊弄众人,招摇撞骗,恍惚了众人的眼见,模糊了许多人的审美。

  这些人抛弃了书法的传统功底和原则底线,将这种形式称之为“美”,若只是自娱自乐还好,但他们都是在书法界中占有一席之地的中书协会的高级成员,毫无疑问,他们背离了中书协创立的初衷,没有履行好身为中书协会员的职责。

  这样看来,郁钧剑此话言之有理,若中书协充斥着这种现象,那么中书协存在的意义已被玷污,中书协还可称之为中书协吗?

  虽然郁钧剑说出了这样的话,但解散中书协还是太过火,不太现实。我想郁钧剑主要是想呼吁人们关注中书协的腐败现象,正视自己的审美,而不是跟随别人而走。

  中书协的创立本是为了给中国书法爱好者们提供一个能舒适创作的环境,以此促进中国书法的发展,激励青年爱好者奋发创新,精湛技艺。

  “丑、吼、盲”这一打着艺术势头的行为的受人关注,招揽慕求者,无疑背离了初衷,更甚使书法界的发展充满腐败与黑暗。

  郁钧剑这一言语或许包含了“不破不立”的一层含义,面对这有的情景,必须要狠下心来,大刀阔斧地进行一番整治,彻底整改这一现象,将这一劣性苗头斩断。

  作为中国书法界的权威机构,必须先整治其内部的环境才能带动整个书法界的风气。首先审核方面必须要更加严格处理,杜绝那些哗众取宠之流,招纳那些真正有真才实学的民间大家。

  最起码,尊重传统、坚守原则应是每一个书法爱好者必须牢记在心并付诸实践的。

  除了对新会员的严格要求之外,还必须对现有的成员进行一番整治,中书协应是一个潜心搞书法的舒适环境,而不是搞争名夺利、明争暗斗的乌烟瘴气舞台。

  必须要给书法爱好者们创造一个纯粹的行业环境、实力见真知,以权、钱为标准的那一套潜规则必须加以去除。

  强化对民众审美的引导也是十分重要的一条,让人们正视自己审美的眼睛,不要被一些自称大家的卑鄙之流所糊弄。

  要培养人们对美感真正该有的印象和标准,以此来杜绝那些花里胡哨,卖弄淫巧之辈的伎俩,让其这一念头不攻自破。